8月17日,跑步第25天。

我一直不想工作,要么话非常多,要么一声不吭。

想了很多,也许各有各的活法,有什么对错呢,你看不上谁呢,最终你被所有人都看不上吧。

今天跑完步,回来爬楼梯的时候,右腿一直绷的很紧,接近抽筋边缘。我坐在楼顶,敞着怀,露着背,夜风一阵一阵吹来,就像身体被抚摸一样,给着凉凉的安慰。站在楼顶,望着周圈的灯光,内心仿佛升腾出一种释怀。我又在内心对着话,无论我联不联系她,这些重要吗?

重要吗?

好想有一首歌,来和我拥抱。

标签: none

添加新评论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 没有了